首頁 > 正文
瞄準職教痛點的重慶探索

2018年6月27日,第六屆全國煤炭職業院校技能大賽參賽選手在比賽中進行井下15秒級導線測量。唐奕攝/本刊

  ◇校企合作辦學,雙方資源互通、信息互享、感情互信,改變以往“校熱企冷”的痼疾

  ◇創造條件幫助職校教師接觸真實的企業項目、提升實踐動手能力,化解教師“黑板上開機器,PPT上講工藝”的尷尬

  ◇重構過去基于學科邏輯建構的課程體系,轉以工作過程組織知識體系,努力提升學生學習興趣

???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劉苗苗?柯高陽

  在重慶立信職業教育中心(下稱重立信)讀三年級的孫祥川還未畢業就收到幾個大企業拋來的橄欖枝。這位2018年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汽車機電維修項目的冠軍告訴《瞭望》新聞周刊:“我從小就喜歡汽車,以后還想擁有自己的汽修廠。”

  孫祥川是職業院校畢業生理想中的樣子。重慶工業職業技術學院(下稱重工)黨政辦副主任陳磊自豪地說,他們的學生“進校時可能兩眼迷茫,三年后兩眼炯炯有神,已經知道自己一生要做什么。”

  這得益于重慶正在推進的現代職業教育改革。該項改革瞄準當前職業教育普遍存在的痛點,在破解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不深入、雙師型教師數量匱乏、人才培養質量不高等問題上開出良方。重慶的職業教育由此走上有特色的高質量發展道路,無數學生也因此享有人生精彩的可能。

??? 校企結成“兩口子”

  職業教育的基本辦學模式是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然而,由于多種因素制約,“校熱企冷”的老問題一直存在。

  據本刊記者了解,產教融合、校企合作難以深入,主要卡在資產投入上。具體而言,企業一般都有技術保護,若向學校提供最新設備和前沿技術,無異于泄露商業機密;而要職業學校從企業購買設備和技術,特別是在當前技術更新換代速度加快的情況下,財力又難以支撐。

  重慶的解法是——校企共建產業學院,實行混合所有制辦學。比如2018年成立的長安汽車大學智能制造工程學院,就是由重慶電子工程職業學院(下稱重電)的智能制造工程學院與長安汽車有限公司(下稱長安汽車)合辦建成。

  重電培訓與繼續教育中心主任陳志軍把這種合作形象地稱為“兩口子”。在他看來,辦學雙方“像磨合已久的戀人,已經正式聯姻,資源互通,信息互享,感情互信。”

  校企合作辦學讓前述資產投入問題迎刃而解——企業的新技術、新設備、高級技師可放心與學校共享,無需學校購買設備;學校培養的學生則可源源不斷向企業輸送。

  長安汽車人力資源部培訓處經理江洋表示,人才培養對企業遠比產品、服務重要,沒有優秀人才的支撐,提供優質的產品和服務就形同無源之水。

  據江洋介紹,過去新入企業的高校畢業生往往至少需要一年磨合期才能熟悉企業工作流程、融入企業文化,現在校企深入合作,學校在人才培養階段就把企業的價值理念、工作流程、技術技能植入其中,相當于為合作企業量身定制了成熟人才,這樣的學生不僅對企業忠誠度高,技能過硬,還幫企業節省了大量人力資源開發成本、提高了工作效率。

  當然,倘若校企雙方此前未能打下信任根基,合作也難深入。特別是在校企合作中職業院校相對被動的情況下,如何為職業院校找到獲得企業信任的突破口就顯得至關重要。

  “職業學校首先需要把脈出企業痛點,為其提供醫治之道。”陳志軍坦言,2014年,重電為贏得長安汽車信任,用了足足3個月研究企業,并最終確診其痛點為維修人員培訓體系不健全。于是,重電有針對性地開發出一套課程培訓體系幫助企業進行4S店的員工培訓,這套體系能夠快速響應市場變化,一經使用即受企業認可。

  回憶這段歷程,參與合作的重電技能大師甘守武感慨地說,職業學校唯有咬定“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不深入,職業教育就沒出路”不放松,練就過硬的真本事,跟企業過招,讓企業服氣,才能扭轉“校熱企冷”的被動局面。

  “一旦信任大門打開,合作就會漸入佳境。”陳志軍說,現如今,長安汽車一有新車型就會第一時間拉到重電,重電一有優秀人才也會優先推薦到長安汽車,雙方已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難以割舍的命運共同體。

  看到這種局面,甘守武說:“產教融合的根本是人才的融合,一群人、一條心、一股勁、一件事、一輩子,沒有這些,其他都是軀殼。”

??? 練就“雙師型”真經

  涵養符合職業教育特點的“雙師型”教師(同時具備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能力的教師)是提升職業教育質量的核心。但“雙師型”教師隊伍數量不足,一直是困擾職業院校發展的短板。

  據本刊記者了解,目前不少職業院校教師基本是“從學校到學校”,缺乏企業工作經歷,一些教師只能“黑板上開機器,PPT上講工藝”。雖說職業院校鼓勵教師深入企業實踐,但進展并不理想,有的還停留在表面觀摩:一方面,教師抹不開面子,不愿俯下身段,在車間操作機器;另一方面,企業也不太認可職業院校教師的水平,甚至擔心其技術不過關誤傷設備。

  陳磊認為:“突破的關鍵是建立務實的校企合作體系,讓職業院校教師有源源不斷的企業真實項目。”

  陳磊所在的重工是全國首批28所國家示范性高職院校之一,專任教師中“雙師型”教師占比高達85.2%。這比職教20條提出的“到2022年,‘雙師型’教師占專業課教師總數超過一半”的目標還高出35.2個百分點。

  在陳磊看來,務實的校企合作體系應在跟跑、并跑、領跑三個層面均有布局。在跟跑層面,學校要不惜學費與國內外一線品牌企業合作,爭取讓教師學會行業標準、前沿技術和先進理念。在并跑層面學校要與地方龍頭企業合作,在人才培養或職工培訓方案制定、員工培訓、技術和產品研發、成果轉移轉化等方面為企業提供支持,贏得企業認可和信任。在領跑層面,學校要與地方小微企業合作,把從大企業學來的真經轉化為引領小微企業的發展方案,增強地方經濟發展對職業院校的依存度和粘性。

  但據本刊記者了解,當前不少職業學校僅熱衷于與一線品牌企業合作,忽略了跟當地龍頭企業和小微企業的合作。“與一線品牌企業合作雖然面子上好看,卻對老師接觸真實的企業項目和提升實踐能力乏善可陳。”陳磊評論說。

  甘守武對此感同身受。他說,“雙師型”教師建設若只停留于教師到企業觀摩學習,教師提升實踐能力的空間將十分有限。若讓教師深入參與到企業的真實項目,親歷攻關壓力,教師的潛能就可能在短期內爆發,實踐能力也有望實現指數級提升。“職業院校的教師普遍理論功底較厚,一旦有相應的實踐機會和條件,能力提升會比較快。”

  而在教師深入企業實踐之前,職業院校需要在評價機制和平臺搭建上創造條件。比如,重工要求新入職教師務必到企業歷練半年到一年再上崗,歷練期間教師工資不但照發不誤,還會給予額外補貼。

  此外,為促成教師成長為骨干“雙師型”教師,還需在教學實踐中磨礪至少3~5年,期間還需為教師搭建多元成長通道和平臺,比如派教師海外學習、到行業走訪調研、進企業頂崗實習以及在學校實訓基地鍛煉等。

  業內專家指出,根據“職教20條”的要求,將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人才變成職業院校教師,那么如何彌補這些人才的教學能力也需未雨綢繆。

  重慶一些職業院校對此已積攢了一些經驗。比如重工依托名師、大師引領,建立了教學名師工作室、技能大師工作室,前者側重理論教學研究,后者側重實踐教學研究。

  重工的趙計平就是從企業引入的教師。這位已經成長為國家“萬人計劃”教學名師的她,其成長也是重工打造“雙師型”教師的樣本。據本刊記者了解,目前,“趙計平名師工作室”正在把更多成長經驗向專任教師傳授。

??? 立體提升人才培養質量

  人才培養供不對需、競爭力弱是不少職業院校難以言說的痛。推動職業院校教師、教材、教法改革,特別是探索長學制培養高端技術技能人才,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是未來提升人才培養質量的重要舉措。

  本刊記者在重慶看到,一些職業院校已經在人才培養改革上率先行動。

  重立信電子專業部部長陳朝菊親歷了學校2016年以來的人才培養改革。他對本刊記者說,學校的辦學條件、課程體系和教學方式都發生了很大變化。

  首先,學生實訓機會大大增多。陳朝菊說,以前上實訓課時,十多個學生共用一輛車,一兩個學生在操作,其他學生只能在旁邊觀摩,2017年9月,學校新增大量教學用的實訓車,可滿足每兩個學生共用一輛車,所有學生同步開展實訓教學。

  其次,課程體系更重知識應用而非存儲。以開發節能與新能源汽車專業課程為例,重立信重構了過去基于學科邏輯建構的課程體系,轉而以新能源汽車為載體和主線、基于工作過程組織知識體系,大幅削減單獨講授的理論課程,將基本原理融于實訓教學。陳朝菊說,學生過去要學很多理論課,什么時候能用上,誰也說不準,甚至可能永遠用不上,改革后強化了理論和實踐的融通,更符合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規律。

  本刊記者在重立信新能源汽車實訓基地采訪時,學生們正在上一堂關于新能源汽車電池故障排除的課,每兩人負責一輛車,老師為每輛車設置了不同的電池故障,學生要先到車上尋找故障,發現問題后再到實驗臺上分析問題成因,最后再回到車上完成故障排除。“整個流程都在同一間實訓基地完成,比過去分別在教室講理論、在實訓室做實操有趣多了,學生對知識的吸收程度、專注度都更高了,連上課打盹的情況都沒有了。”陳朝菊說。

  再次,專業更緊貼產業發展前沿和國家戰略發展需要。重立信黨委書記兼校長蔣紅梅表示,產業是職業教育的命脈,國家把節能與新能源汽車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重慶又將汽車產業轉型升級列入未來產業規劃,這就要求學校唯有緊跟地方產業發展才有出路。為此,重立信2018年整合汽車制造與檢修、汽車整車與配件營銷、電子技術應用和物聯網技術應用等多個專業資源,建立了以新能源汽車維修和汽車運用與維修專業為雙核心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專業群。

  類似改革在重慶的職業院校已經漸次展開。重慶市教委主任舒立春說,他們準備選擇一些學科實力強的專業群,進行教學創新團隊建設試點,鼓勵教師緊跟技術、社會、產業需求,調整教學內容和方法,進行跨專業、跨學科的模塊化教學,形成結構更優的創新教學團隊。

  值得關注的是,已啟動的1+X證書制度試點,將促使學生參加多個職業技能等級證書的培訓和考核,為培養更多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提供支撐。據悉,重慶今年上半年約有5403人在5個領域、6個證書參與了試點。

  若把上述舉措視為提升職業教育人才培養質量的橫向改革,打通既有學制、打破中職升高職、高職升本科“天花板”的長學制改革可謂縱向改革。目前,重慶正在探索的長學制改革包括中職對接高職的“3+2”五年制模式、中職對接應用型本科的“3+4”模式、高職對接本科的“3+2”分段培養模式,以及為縱向改革配套的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等。“長學制探索將更有利于培養高端技術技能人才。”舒立春說。

  而隨著重慶職業教育改革向縱深推進并不斷收獲勝利果實,舒立春相信:職業教育“就業有優勢、創業有本領、升學有通道、終身發展有基礎”的比較優勢還將日益凸顯。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580816
两码中特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