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村里有了“和事佬”——中國不斷拓展社會矛盾化解渠道

  新華社重慶6月12日電(記者栗建昌 徐旭忠 趙宇飛)大山深處的重慶綦江區新盛鎮石橋村,一陣激烈的爭吵聲打破了小山村的寧靜。

  村民王明備原本想將院壩內的干草燒掉漚肥,卻不慎引燃了鄰居稅正其家的桂花樹。兩人因此爆發爭吵,甚至險些大打出手。

  “姓王的是故意燒死我家的桂花樹,他還兇得很。”稅正其撥通了村里“分鐘法律診室”的電話。

  此時,75歲的退休教師袁后立正在值班。他是“分鐘法律診室”的和議員,負責值班“接診”,快速化解矛盾糾紛。

  接到電話后,袁后立馬上趕到事發現場。他先安撫雙方情緒,再實地查看,全面了解事件經過,對雙方進行調解。最終,王明備賠禮道歉并賠償損失,稅正其也不再追究,兩人握手言和。

  處于轉型期的中國,化解社會矛盾的解決之道是拓寬渠道,努力將糾紛快速調解在基層。

  “分鐘法律診室”便是其中的探索之一。設置在村一級的“分鐘法律診室”,參考警方的“110”接警模式,由和議員輪流值班,接到村民“報警”后,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介入處置。

  和議員的角色與生活中的“和事佬”類似。不同的是,和議員由當地黨委政府選拔,多由本村德高望重的人士擔任,并接受政府部門關于法律法規、調解方法等方面的系統培訓。

  “村里的矛盾糾紛看似不大,一旦拖延可能發酵成嚴重事件。”袁后立說,“分鐘法律診室”為村民們提供了快速調解矛盾糾紛的新渠道,將大部分矛盾糾紛化解在萌芽狀態。

  數據顯示,2017年10月至今,綦江區共建立“分鐘法律診室”93個,共有和議員2034名,介入處置矛盾糾紛8500余件,其中由和議員直接化解的矛盾糾紛占61.3%。

  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加強社會治理制度建設,提高社會治理社會化、法治化、智能化、專業化水平,加強預防和化解社會矛盾機制建設。

  “社會矛盾的化解能力是政府執政水平的重要體現,社會矛盾化解渠道的不斷拓寬,彰顯著中國社會治理水平的進步。”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副主任戴焰軍說。

  事實上,在綦江區,“分鐘法律診室”只是矛盾糾紛化解渠道的一部分。和議員無法解決的矛盾糾紛,則由鄉鎮黨委政府組織實施調解,以自治、法治等方式予以化解。

  綦江區只是中國社會矛盾化解渠道不斷拓寬的縮影。當前,中國各地正因地制宜積極探索,更寬更通暢的社會矛盾化解渠道逐步形成。

  在安徽省,當地依托深入基層的調解員,與信訪部門形成高效聯動的“訪調對接”機制,以及人民調解研判預警機制,探索矛盾糾紛源頭預防化解,形成了基層社會矛盾的多元化解體系。

  浙江省則將“和事佬”搬到網上。當地政府部門借助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構建起在線矛盾多元化解平臺,群眾可在線反映問題并享受調解、仲裁、訴訟等服務,實現“數據多跑腿,群眾少跑路”。

  “多元化的化解渠道,不僅是解決矛盾糾紛的有效舉措,也搭建起黨委政府密切聯系群眾的有效通道,將為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奮斗目標奠定基礎。”戴焰軍說。(完)?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612823
两码中特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