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回望中國話劇的黃金歲月

  重慶抗戰戲劇博物館外景。記者 趙迎昭 王麗 攝

  抗戰時期的抗建堂。

  《1940年文工會成立時的簽名軸》(復制品)。

  《霧重慶》劇照。

  抗建堂修繕前的照片。

  “演員四億人,戰線一萬里。全球作觀眾,看我大史劇。”6月4日,記者剛踏進重慶抗戰戲劇博物館中的“中國話劇的黃金歲月——重慶抗戰戲劇歷史陳列”(下稱歷史陳列)展廳,便看到了這段蒼勁有力的大字。

  劇作家田漢1938年12月在湘劇抗敵宣傳隊桌圍上寫下的這幾句話,既是對當時全民抗戰現實狀貌的激情描述,亦是對抗戰戲劇在全國范圍內如火如荼開展的驕傲總結。

  位于渝中區中山一路的重慶抗戰戲劇博物館由重慶市話劇院(下稱重話)歷時4年籌備,將于6月18日試運營。

  這是目前國內首個以抗戰戲劇為主題的話劇類專業博物館,依托市級文物保護單位抗建堂打造而成,由抗建堂劇場、歷史陳列和展演體驗區(建設中)三部分構成,使用面積近3000平方米。

  其中,位于抗建堂底層的歷史陳列分為抗戰戲劇名人、抗戰戲劇名劇等8個單元,通過劇照、劇本、舞美模型等全面系統展示重慶抗戰戲劇的歷史風貌、歷史貢獻和藝術成就。

  近日,記者提前探館,通過一件件展品,帶你走進中國話劇的黃金歲月。

  一次呼吁

  34年后終實現

  一眼望去,中山一路再普通不過。但當人們走過這條路上的觀音巖公交站,偶然間抬頭看時,會情不自禁感嘆它底蘊猶存——抗建堂在這里屹立了70余年。

  6月4日,記者在抗建堂門前看到,這座深灰色的中西合璧式建筑被住宅樓圍住,“抗建堂”三個金色大字散發出光澤,仿佛在訴說這座中國話劇圣殿的輝煌歲月。

  走進抗建堂后,沿著左側的臺階下行,便來到了歷史陳列展廳入口處,該陳列使用面積達800余平方米。站在前廳中,映入眼簾的除了田漢的題詞外,還有1985年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40周年,劇作家曹禺在重慶霧季藝術節開幕式上的致辭:“為了愛國,為了抗戰,為了驅逐侵略我們的敵人,為了祖國最美好的明天,多少同志寫出了多少文藝作品,演出了多少戲劇……”

  “霧季藝術節期間,我有幸陪同陳白塵、曹禺、吳祖光等戲劇家工作了20多天。”重慶抗戰戲劇博物館籌備組負責人、原重話院長陳家昆稱,藝術節期間,多位戲劇家呼吁系統梳理重慶抗戰戲劇運動期間的史料,將其陳列在博物館中供世人參觀。

  后來因種種原因,呼吁未得到實質性響應。2015年,陳家昆就任重慶話劇團團長。同年,重慶設立“抗建堂文物保養維護”“重慶中國抗戰戲劇歷史陳列展覽”等專項工程。立項之后,籌備組相關人員先后拜訪了戲劇理論家劉厚生(2019年逝世)、電影藝術家秦怡、指揮家嚴良堃(2017年逝世)等重慶抗戰戲劇運動的見證者和親歷者。

  “2016年1月12日的北京寒氣逼人,我們來到厚生老(戲劇界對劉厚生的尊稱)家中時,沒想到老先生早已穿上了西服,備好了水果、點心和糖果。”陳家昆回憶起3年前拜訪劉厚生的細節時感慨不已。

  他還向記者談起拜訪秦怡時的情景:“我們赴上海拜訪她時,她還說起地道的重慶話,稱人生最寶貴的年華、最美好的回憶留在了重慶。”

  一張老海報

  訴說話劇界空前盛舉

  編劇是曹禺、宋之的,導演團成員有曹禺、宋之的、沈西苓、應云衛等,演員有趙丹、白楊、舒繡文、魏鶴齡……展廳中,一張設計極為簡潔的《全民總動員》海報吸引了記者注意,和海報的樸素相比,它的演職人員陣容堪稱豪華。

  “武漢淪陷后,重慶成為抗戰戲劇運動新的中心和‘大本營’。”陳家昆介紹,第一屆中華全國戲劇節上,25個演出團體演出22天,觀眾達10萬人次。1938年10月29日在國泰大戲院開始演出的壓軸劇目《全民總動員》將戲劇節推向高潮,歷時8年的大后方重慶抗戰戲劇運動由此正式拉開帷幕。

  《全民總動員》講述了一個代號為“黑字二十八”的日本間諜,勾結內奸破壞中國人民的抗日活動,最終被抓獲的故事。陳家昆介紹,該劇以上海業余劇人協會、怒吼劇社、四川旅外抗敵劇社等演出團體的演員為基本陣容,趙丹、白楊、舒繡文等知名演員盡數登場,演員規模達200人之多。

  當時,《全民總動員》的票價分別為三角、六角、一元、一元五角、五十元(榮譽座)。已故話劇史家石曼在《第一屆戲劇節紀盛》中稱:“(這)在當時不可謂之不高。”

  票價雖高,卻有市場。

  這次演出時間為10月29日至11月1日。可是,原本計劃的4場演出最后變成了7場。

  “因為場場滿座,場場有觀眾在門口要求買站票看戲,所以在四天中加演了三個日場。最后一天,由于要買票的仍擁擠不堪,前臺工作人員只好在劇場設了五道防線,國泰大戲院的大門還是差點被涌如潮水的觀眾所擠破。”石曼寫道,“當時重慶一家報紙稱這個戲的演出在中國戲劇史上可謂空前盛舉,觀眾之擁擠亦破國泰從未有的紀錄。”

  一幅簽名軸

  定格周恩來和抗建堂的情緣

  周恩來、郭沫若、于右任、茅盾、陽翰笙……300余位政界、軍界、文化界名人的簽名匯聚在178厘米長、72厘米高的紙本之上,你能想象它是什么模樣嗎?

  《1940年文工會成立時的簽名軸》(復制品)陳列在展柜中,它的原件收藏在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系國家一級文物。

  這件藏品有何來歷呢?它的捐贈者翁植耘曾撰文回憶,1940年11月7日,“抗戰文化工作委員會”成立招待晚會在抗建堂舉行,周恩來等300余人在簽名軸上簽名留念。1985年,翁植耘將其捐贈給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

  記者在密密麻麻的簽名中觀察5分鐘,在中間的位置發現了周恩來的簽名。史料記載,周恩來簽名時謙遜地簽在了宣紙最右邊,但后來工作人員將兩張宣紙裝裱成橫軸后,周恩來的名字恰巧位居正中。

  “抗建堂由原中國電影制片廠第二攝影棚改造而成,于1941年4月5日正式竣工啟用。”陳家昆介紹,1941年4月至1945年,這里共上演33出大型話劇,曹禺編劇的《北京人》、吳祖光編劇的《風雪夜歸人》、夏衍編劇的《芳草天涯》等話劇都在這里首演。這些名劇轟動當時、影響深遠,抗建堂因此被抗戰劇人譽為“中國話劇的圣殿”。

  展廳中《周恩來七看》的連環畫生動講述了周恩來直接領導重慶抗戰戲劇運動的故事。此外,觀眾還能在展廳中看到《風雪夜歸人》的劇照及舞美模型。

  《風雪夜歸人》于1943年2月25日在抗建堂首演。該劇表現了社會底層人物的人性覺醒,叩問了社會的冷漠無情。該劇演出期間,周恩來曾登上抗建堂200多級石梯,七度觀演,并同編劇、導演、演員深入交流。

  劉厚生曾指出,抗戰期間中國話劇走向繁榮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因為“周恩來的領導都是戰略的部署,積極的建議,內行的說服”。

  一張節目單

  續寫中國話劇的時代風采

  “剛開幕不久,座椅就搖晃起來。前臺工作人員堅守崗位疏散觀眾,后臺演職人員無一人離開……地震余波過后,劇團又為返回的60多位觀眾重演全劇……”

  這是石曼在給電影藝術家張瑞芳的90誕辰賀信中,描述的重話2008年“5·12”汶川地震當天在抗建堂演出的情景,他表示:“抗戰劇人當年團結奮斗、不畏艱險的精神,重慶的話劇工作者繼承下來了,同時也無愧于你們經常演出的這座抗建堂劇場。”

  在歷史陳列尾廳,陳列的一張《霧重慶》節目單,讓記者感受到重話對抗戰戲劇精神的傳承。這張節目單是重話于1979年5月印制的,上面還描繪了山城吊腳樓風貌,十分精致。

  《霧重慶》由宋之的編劇,是抗戰期間第一部深刻揭露國民黨統治區罪惡社會的現實主義劇作。1940年12月,該劇首演于國泰大戲院。從展出的一張張劇照中,可以感受到抗戰劇人的風采。

  “新中國成立后,重話曾在不同歷史時期上演《霧重慶》,廣受觀眾贊譽,成為重話劇目史上最能代表劇院藝術風貌的保留劇目之一。”陳家昆說。

  記者還了解到,重慶抗戰戲劇博物館計劃在展廳中運用智能化設施,讓劇本“活”起來,煥發時代價值。

  “面對抗戰戲劇的歷史豐碑和前輩戲劇家的藝術成就,幾代重話人心懷敬畏,肩負責任,追尋前人足跡,用心續寫中國話劇的時代風采。”重話現任院長張劍表示,只有不斷將精品話劇奉獻給人民,才是對前輩最好的告慰。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615484
两码中特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