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木洞山歌代代傳 唱出數百年民間記憶

  《巴縣志》云:六月芒種,是月也,薅頭秧,旬以后薅二秧,去莠稂,農歌四聞。

  芒種剛過,巴渝大地迎來豐沛的雨水。重慶市巴南區木洞鎮的廣袤農村,人們正耐心計算時機,待薅的秧苗已經等在地里。

  這個時代永遠效率第一,工業文明在城市突飛猛進,而在偏遠山村,也有農耕文化一息尚存。

  薅秧是古老而極富生活氣息的勞作場景:農人或用腳踩、或用手拔,一邊薅秧,一邊拉家常,或者打情罵俏,原生態的語言與單調重復的機械勞作漸漸融合,缺一不可,終于演變成了流傳至今的“薅秧歌”。

  在木洞,薅秧歌也被喊作禾籟,更廣為人知的名字,則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木洞山歌”。

9.jpg

  軍旅歌唱家張邁。

10.jpg

  文化學者、書法家海翁。

  歌唱家張邁與文化學者海翁發起的“尋找大山里的聲音”大型采風活動,是為了尋找散落在巴渝大地的好聲音,挖掘巴渝文化之根。上游新聞·重慶晨報記者隨他們一道,日前來到巴南木洞,拜訪了幾位優秀的木洞山歌歌者,或已年屆耄耋,或是正當妙齡,他們的山歌里,有幾百年傳承的民間記憶,他們雖歌在當下,卻引領我們回望過去。

  三千山歌胸中藏

  83歲的他拒當“歌王”

1.jpg

  潘中民唱山歌隨口就來。

  景星村的名字清新美麗,但從城里過來的鄉村道路卻有些崎嶇,村子距離木洞鎮還有半小時車程,前晚剛經歷狂風暴雨,路旁有樹枝被攔腰折斷。好在上午九點多采風團趕到時,雨勢漸小,炊煙裊裊,鄉間正是一派斜風細雨不須歸的晨景。

  尋訪的第一站在景星村村委會。很小的院壩,很快擠滿了人。人群正中站著張邁和一位村翁,她緊緊握著他的手,滿眼含笑,“潘老爺子,我是張邁,我是地道的重慶妹兒,也是歌手,今天是特意來聽您唱山歌的。”

  潘老爺子潘中民,木洞山歌國家級傳承人,83歲的他,也是這項非遺在世的最年長傳人。個子不高,身材敦實,紅光滿面,綠領條紋衫打底,套穿一件洗舊的大紅工裝夾克,大概在他自己看來,這已是最為喜氣隆重的打扮。

2.jpg

  張邁與海翁傾聽潘中民唱山歌。

  2008年被認定為木洞山歌國家級傳承人以來,潘中民帶著山歌走南闖北,見慣了無數大場合。他似乎天生有種演唱的沖動,聽說張邁也是唱歌同行,二話不說,站在院壩里就擺開架勢,亮起了嗓子:“涼風繞繞天要晴啰依喲喂,幺妹啰清早啰出了的喲門啰依喲嗬依喲”。一段高腔氣勢透亮,愈發喚醒了清早的村莊,趕來圍觀的村民越來越多了。

  “我1936年丙子年出生,從小聽山歌長大,13歲開始學唱,家里窮沒得錢讀書,學山歌也就是做農活時聽別人唱,自己把歌詞和調子記下來,70年積累下來,肚子里大概有三千多首了。”潘中民說。

  三千多首山歌來自田間地頭,也有潘中民自己從日常生活中觀察、創作而來,雖然大字不識,他說起山歌卻頭頭是道,“最常見的是禾籟,也就是做農活兒時唱的;還有把生活中的正常現象顛倒演唱,逗樂取笑的神歌;有在勞動中提勁的號子;有婚喪嫁娶等活動里的民俗歌;還有各種小調以及伴隨玩龍燈、舞獅子、打蓮簫、劃彩船、賽龍舟等邊舞邊唱的舞歌等。”

  “現在老了嗓子不如以前了。”潘中民笑說,不是吹噓,年輕時他的高腔可以穿越幾個山頭,也因此頗受年輕姑娘青睞。因為嗓子好,他也成了四里八鄉小有名氣的山歌歌者,尤其讓他意外的是,山歌一步步改變了他的生活。

  “本來也只是農民嘛,解放前唱山歌只是在田里干活時喊一喊嗓子緩解勞作的辛苦,解放后政府鼓勵我唱山歌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像宣傳計劃生育這些,我記性不錯,慢慢回憶起很多山歌,陸續參加鄉里、區里、市里的演出,還參加一些錄像,嘿,沒想到山歌還能換飯吃!”

  入選國家級傳承人這十年來,潘中民帶著山歌最遠去到了上海,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他最欣慰的是,他的山歌被那么多人喜愛。

5.jpg

  張邁與潘中民交流。

  “您的歌聲很感人,喜怒哀樂都在里面。”張邁感慨,“您是當之無愧的木洞歌王。”潘中民耳朵不好,聽了幾遍才聽清張邁的話,他趕緊擺手,花白的頭搖得像撥浪鼓,“啥子歌王喲,莫說勒些,當不起喲”,他很認真地說,“我只是會唱一些山歌,能把這些山歌傳承下去,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傳歌40年學生上千

  76歲的他將山歌唱響世界

  告別潘中民,采風團奔赴木洞河街,拜訪另一位木洞山歌國家級傳承人喻良華。

  河街一帶是木洞鎮核心,與長江毗鄰,“木洞之名,正是源于鎮街西側五布河與木洞段長江匯合處對岸獅子巖石洞取出神木修建禹王廟的傳說。”76歲的喻良華在這里長大,對木洞的歷史如數家珍。

12.jpg

  喻良華談吐從容儒雅。

  與潘中民原生態的田野氣相映成趣的是,喻良華做過老師,頗有文化,談吐從容,一身中式白綢衫襯得他愈發儒雅。

  “要說木洞山歌,首先要了解木洞的歷史。”喻良華介紹,木洞位于長江水道要塞,宋代以來就是重慶府巴縣與涪州(涪陵)間陸路交通要道,是連接川黔的重要集散地,重要的水碼頭。明清以來,木洞鎮成為川峽名鎮之一。

  “商賈云屯,百物萃聚,萬帆并舷。”史書里的木洞碼頭,曾繁華無比。 唐代詩人王維當年途經木洞,也在《曉行巴峽》里以“水國舟中市,山橋樹杪行”的詩句,感嘆水路進出重慶的重要驛站木洞,當年水上舟集成市的盛況。

  “碼頭商船一多,船工號子也就因此漸成氣候,加上木洞人婚喪嫁娶、田間勞作都愛隨性而歌,慢慢的,木洞山歌也從民間口口傳唱逐漸登上大雅之堂。”喻良華說,事實上后來的研究發現,木洞山歌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時代的"巴渝歌舞",中經戰國時代的"下里巴人"、漢代的"巴子謳歌"、唐代的"竹枝",直至明清演化而來。

  “我記事起就跟木洞山歌結緣,五六歲大就會唱了。我唱了70年的木洞山歌,一天不吼兩下,心里就憋得慌。”喻良華回憶,木洞山歌是他童年最好的“玩伴”,“平時在屋里都要唱一會兒,想到什么就唱什么,隨心所欲。”

  后來他幸運的遇到了一位好師傅,“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哥哥白炳成就已經是木洞地區小有名氣的‘山歌王’,他被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賀綠汀接見過,賀綠汀現實很欣賞他的的山歌風格,拜師后呢他帶我開始系統鍛煉,走街串巷各處表演。”

  1977參加工作后,喻良華成了木洞鎮青山中學一名音樂老師,出于對家鄉山歌的熱愛,他每次都要花半節課的時間來教學生們唱山歌。四十余年來,跟他學過山歌的學生超千人,他們散布于全國各地,難忘的是家鄉的山歌記憶。

  “天上落雨地上耙(泥濘),黃絲馬馬(螞蟻)在搬家,有的搬到田坎上,有的搬到石旮旯。” “天上落雨螃蟹多,河溝螃蟹起坨坨。大的大來小的小,爬的爬來梭的梭……”如果說潘中民的山歌帶著大地的陽剛粗糲,喻良華的山歌里則更多抑揚頓挫、婉轉有趣。

  “木洞山歌最大的特點就是不需要去刻意作曲,一首歌可以用各種曲調去唱,一種曲調也可以用不同的歌詞唱出來,可謂‘一詞多曲、一曲多詞’。”喻良華說,木洞山歌來自民間,大眾的喜怒哀樂、各種情緒都可以用山歌唱出來。

11.jpg

  張邁與喻良華交流。

  喻良華善于總結,這些年來,他口中唱出的木洞山歌已經超過1000首,歌詞全部是他自己創作。他還將木洞山歌系統分為了薅秧禾籟、山歌、勞動號子、船歌號子等多種類別,在形式上也進行了創新,將快板、舞蹈、情景劇等融入了山歌表演。

  如今,喻良華已經將山歌唱出了巴南,唱出了重慶。2017年,他受邀赴日本進行文化交流,傳統木洞山歌融入了現代搖滾樂在日本唱響,大受歡迎。2018年舉行的“我在重慶學非遺”活動中,他的一曲粗獷嘹亮的《螃蟹歌》也讓27名外國學員大開眼界。

  與潘中民一樣,對于從小唱到大的木洞山歌,喻良華有個樸素的心愿,他希望在有生之年一直唱下去,尤其期待去更多國家走一走,讓木洞山歌唱響世界。

  相關 》》

  川音高材生扎根家鄉

  致力木洞山歌傳承

  木洞特殊的地理、勞動環境給山歌豐盛滋養,濃烈、多彩的民風民俗也孕育了民歌民謠。

  除了民間滋養,記者也了解到,木洞地區政府也一直重視山歌傳承工作。

  “木洞地區原有的12個鄉鎮能歌會唱的有數千人。在上世紀80年代開展的巴縣民間歌曲集成普查中,有150名歌手演唱或者提供了資料。1991年,重慶首批命名的40名“民間歌手”中木洞就有37人,其中4人還被評為一級民間歌手(能唱500首以上)”。木洞鎮文化干事、木洞山歌市級傳承人秦萩玥介紹,如今,木洞山歌已經確立了5所學校,20到30名歌手、3到5個村為基地,傳唱原生態木洞山歌。

14.jpg

  秦萩玥。

  秦萩玥是潘中民與喻良華的弟子,這位青春靚麗的85后,畢業于四川音樂學院歌劇表演專業,專攻美聲,出于對家鄉山歌的熱愛,她放棄了在外更好的發展機會,回到家鄉木洞致力于山歌傳承。

  “我是13歲正式拜師的,向傳承人學習山歌。2009年回到木洞鎮,開辦了一家山歌少兒藝術團。2010年申報木洞山歌傳承人,2011年通過審批。” 秦萩玥說:“2014年考公務員,本來有個巴南區文化館的職務,但是我考慮到自己要創作傳承木洞山歌,如果我人都沒在木洞,還怎么創作、怎么傳承。于是,我堅持留在木洞鎮文化服務中心。”

  “我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要讓美麗的山歌在我們這代消失。”秦萩玥說,“現在木洞山歌的傳承已經有了起色,政府非常重視,每年會舉辦多場活動,還邀請各村黨政干部帶頭傳唱木洞山歌。我們也編寫了教材,進入學校。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學校每周都會用1-2節課教授木洞山歌。我也會每周免費去學校授課,文化服務中心也免費舉辦培訓班。想要山歌得到創新、發展,我們必須要更努力。”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637195
两码中特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