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甜蜜煩惱!重慶旅游太火 小夫妻一周接待四撥親友

  重慶近年來已成國內最火的旅游城市之一,而許多市民為接待外地來的親朋好友也忙得不可開交。

  重慶小夫妻蘭蘭(化名)一家就是如此,過去的一周內,他們接待了4撥親友團,請吃飯、陪游玩、找住宿……甜蜜的背后是缺錢、缺覺、還累人的煩惱。“我現在特別害怕接到親友電話,我家都快成小旅館了。”蘭蘭無奈地說。

  親戚來旅游點名要接待

  昨日,記者在渝北區天宮殿公園大門見到了蘭蘭,今年30歲的她是云陽人,理發師,家住首創十方界小區。和記者交談時,蘭蘭直呼最近頭暈難受。

  “我家離火車站只有幾分鐘車程,每當親友來重慶,首先想到來我家借住,每次我和老公都得笑臉相迎。”蘭蘭說,不是她不喜歡接待親友,實在是接待次數太多,受不了。

  剛剛過去的一周,蘭蘭就接待了4撥親友團。她告訴記者,11月4日一早,她突然接到舅舅的電話,說下午6點的火車到重慶,“舅舅帶舅媽來重慶旅游,玩兩天,點名讓我接待。他們來后,只得接到家里,管吃管住。”

  客人來太多家里成旅館

  11月6日,剛把舅舅送走,蘭蘭的一個高中同學就打來電話,“她來參加一個會議,對重慶不熟悉找不到合適住處,我也不好意思讓她住外面。”當晚,同學下火車后就直奔蘭蘭家。

  可這邊高中同學剛走,那邊老公又接到信息,其大學同學從南京過來考察項目,順便想看看重慶夜景,來了一共3個人。11月7日晚,老公和老同學幾人在觀音橋一酒屋聚了聚,并把他們接到家里來住。

  “我家有兩張空床鋪,來人一般都住家里。”蘭蘭的老公劉洋(化名)說,最近由于親友們來得頻繁,家都快變成旅館了。

  陪吃陪玩奈何囊中羞澀

  同學走了,但接待的任務還沒結束。11月8日下午,蘭蘭又收到好友倩倩和小雅的微信,“她們周末要參加重慶女子半程馬拉松賽,提前兩天從云陽上來。”蘭蘭說,兩人都是多年好友,接待絕不能馬虎了。

  劉洋告訴記者,倩倩和小雅好不容易來次重慶,吃飯總得正式點兒,于是當晚就在解放碑請吃飯,一頓飯花了五百多元。第二天,蘭蘭還請假開車帶朋友四處兜風,又花了八九百塊錢。

  親友們一撥撥的來,蘭蘭和老公最初還覺得挺幸福,可時間一長就變得很糾結,因為夫妻倆每月生活費也就兩三千元,可接待親友一周下來就花了三千多元,這讓蘭蘭感覺有點“吃不消”。

  蘭蘭透露,本周還有兩撥親友團要來重慶,“都點了我的名,不得不接待。”她說,對親友的到來既高興又無奈,一是會打亂自己的生活、影響睡眠;二是沒時間陪吃陪喝陪玩,三是實在感覺囊中羞澀。

  點評

  接待也需 量力而行

  記者昨日調查發現,這種接待親友的煩惱,多發生在一些來渝定居的外地人身上,因為多數親友沒來過重慶,或是旅游或是出差,對重慶不熟,只好借住家里。作為“東道主”的他們,既甜蜜又苦惱。

  重慶仁欣心理咨詢所心理專家陳鑫表示,辦任何事,都應當量力而行,做接待也是如此。如果你沒有條件,不可貿然答應,自不量力就是給自己出難題,最終可能不僅接待沒做好,自己的日子也會更難過。

  調查

  多數人愿意接待親友團

  記者昨日在軌道6號線花卉園站和紅旗河溝站,隨機詢問了20名軌道族。對于接待親友團的話題,有13人表示“愿意接待”,有人還表示即使再沒錢沒時間也得忍著,擠出時間陪親友;有4人表示接待親友需量力而行;還有3人表示不太喜歡接待親友,怕麻煩。

  “表弟一家上周末來重慶玩,在我家住了兩天。”家住首創鴻恩小區的秦思宇今年34歲,她原本計劃和老公去成都,聽說表弟要來,只得臨時取消計劃,還提前在家收拾。盡管如此,她仍樂此不疲,“親友能來是看得起我,就像我們去外地也希望有個落腳點一樣。”

  “年輕時喜歡折騰,現在年紀大了,能省事就省事。”家住黃泥塝天驕俊園的胡生華今年62歲,他說,經常有老家的朋友來重慶,自己都是管一頓飯,給他們找一處合適的旅館,剩下的就不管了。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5221053
两码中特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