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楊闇公:民主生活會留佳話

  四川共產主義運動先驅:吳玉章(左一)楊闇公(右一)、童庸生(左二)。記者 鄭宇 翻拍

  1926年4月,重慶黨團地委領導干部批評會記錄。(受訪者供圖)

  在中國共產黨黨史中,有一份彌足珍貴的檔案。翻開這份檔案,泛黃毛邊紙上有著飄逸俊秀的字跡,講述了楊闇公如何解決黨內矛盾爭端的故事。

  1926年1月,中共黨員楊洵決定向遠在上海的黨中央去信,反映重慶黨、團存在的團體個人化、革命學潮化問題。他為什么這樣做呢?市委黨史研究室征研一處處長簡奕道出了其中的緣由。

  一封長信

  當時楊洵33歲,是一名1922年在法國勤工儉學時入黨的“老黨員”。1925年7月,他接受黨的安排返回重慶,在中法大學四川分校工作。然而不到半年,他卻感到種種不適:重慶黨、團的領導人童庸生個性強烈,自己關心刊登中法大學招生廣告的問題,童庸生居然有懷疑之意;童庸生還一再插手中法大學教職員事務,有搗亂之嫌;除童庸生外,團地委其他同志也常常不采納自己的意見,又要求自己不能只關心中法大學事務……如此種種,讓楊洵如鯁在喉。

  那時,四川軍閥白色恐怖正烈,重慶黨、團領導人吳玉章、楊闇公和童庸生受到通緝,遠赴廣州參加國民黨代表大會,楊洵便給黨中央寫了一封長信。

  黨中央收到楊洵的來信后,高度重視信中的內容。不過,黨中央更為關切的是重慶黨、團的團結問題。適逢楊闇公、童庸生結束了在廣州的會議來到上海,黨中央隨即召集楊闇公、童庸生二人談話,要求解決這個問題。

  從黨中央領導口中得知內部團結出了問題,受到了“重慶顯然有兩派的現象”的嚴肅批評,楊闇公、童庸生尷尬不已。

  “童庸生感覺自己有些冤枉。”簡奕說,他對信中提及的一些事情進行了解釋,例如,刊登中法大學招生廣告之事,因經辦同志延誤、報社價格較貴,慢了兩天登出,這本與他無關,誰料想楊洵產生誤解還來信質詢,童庸生才寫長信要楊洵尊重客觀事實;組織事務繁多,所以希望楊洵多承擔工作;至于中法大學教職員事務,或是安排其他同志生活來源,或是擔心引發軍閥注意,又怎么算是亂插手……童庸生反倒是對楊洵不愿意擔當臨時負責人、推諉工作的做法有些不滿。

  “不過,楊洵反映的有一件事不假,童庸生確實性格太強勢。”簡奕稱,譬如童庸生是在共產黨員王右木的影響下參加革命的,成都地方團在1922年10月初創后,身為書記的童庸生就與團的指導者王右木發生矛盾,還一發不可收拾。童庸生隨后轉赴重慶建青年團,在給團中央的報告中還嚴厲指責王右木。楊洵受不了童庸生的性格,不奇怪。

  一場批評會

  身處斗爭險境,肩負革命重任,內部的分裂,很可能導致黨、團組織走向消亡。如果矛盾得不到解決,就會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那么,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

  “中央的辦法是:開會!”簡奕解釋,1926年4月15日,重慶黨、團領導干部共10人開了一場批評會。楊闇公、童庸生、楊洵等人參加,進行公開的批評與自我批評,目的就是弄清事實,消除誤會,團結同志向前進。

  會上,楊闇公開門見山:“我們僅可赤裸裸地、把許多經過的事實說出來,請各位加以批評,以免因一點小事,妨礙團體工作的進行。”

  楊洵隨即發言,他詳細陳述了自己在工作中遇到的10個不適的問題和對童庸生的看法和意見。童庸生也把相關情況一一陳述,言下之意對楊洵頗為不滿。

  參會的其他同志也逐一發言,態度嚴謹、言辭莊重,陳述事實,一字一句見血見肉,根本沒有什么童庸生是重慶團的創始人、楊洵是老黨員的顧慮。

  “這次全是他(庸生)的態度不好,惹出來的,以后希望改正。楊洵平時對工作不努力,有‘高等黨員’的氣概。這次的誤會,全是你(楊洵)自己的疑心生出來的,不應因個人的誤會,不信任團體”“庸生對團體工作雖誠實,但個性強烈,有‘左’傾幼稚病。楊以前也曾努力工作,但回團后,態度上不十分好”“庸生個性甚強,批評同志時甚至于謾罵,故很容易引起誤會。楊洵……除中法校事外,全不工作,態度對同志不誠懇,自然要引起誤會,且常站在團體外說話,更容易引起分歧……這些言論哪里不引起同志的猜疑呢?”

  面對同志們的批評,剛才還言之鑿鑿的楊洵、童庸生雖偶有解釋,但更多的卻是一再回答“接受批評”。隨后,楊闇公又要求兩人互相批評。楊洵希望童庸生改正態度,童庸生則希望楊洵注意改正“小資產階級心理”、團體與個人關系處理不當和工作挑剔的毛病。

  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是共產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

  楊闇公主持會議時,始終不偏不倚,從未打斷任何一人的發言。當所有人發言完畢,他客觀總結了童、楊二人的缺點并進行批評,他以極為嚴肅的態度強調:“我們的團體是統一的,我們的同志時時刻刻都應維護團體的統一,不應因一點誤會而離開團體去說話,表現分裂的毛病。這是我們同志應該注意的。團體不是私人能把持的,決不是個人化的,是要團體化的。”最后,他希望童、楊兩人“以后共同努力奮斗,不再鬧此資產階級的意氣”。

  經歷此番會議的童、楊二人也由此化解了矛盾,放下了包袱。而經過這次批評會的四川黨團組織,則以更加團結、更富戰斗力的工作姿態受到中央的贊譽。童庸生始終戰斗在四川革命斗爭的最前線,后于1930年犧牲;楊洵一直發揮理論功底深厚的特長,一邊搞宣傳,一邊做統戰,后來不幸于1949年12月7日犧牲在國民黨的屠刀下。

  據了解,楊闇公主持召開的這次會議也是重慶黨組織歷史上的第一次民主生活會。細讀會議記錄可以發現,主持人程序嚴明,爭議雙方辯事實、講道理,參與者公正嚴謹,最后的總結一針見血,達到了解決問題、團結同志的目的。

  簡奕表示,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是我們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是我們黨增強自我免疫力、永葆生機活力的關鍵所在。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批評和自我批評是解決黨內矛盾的有力武器。我們要以楊闇公主持召開的這次民主生活會為標桿,開展經常性的批評與自我批評,認真檢視問題,讓黨員紅紅臉、出出汗,促進黨內政治生活的嚴格規范,促進黨性原則基礎上的團結,不斷增強黨組織的凝聚力、戰斗力。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5225773
两码中特真经